虚拟服装?元宇宙在虚拟物品方面花样百出 -

虚拟服装?元宇宙在虚拟物品方面花样百出

薅羊毛 科技手机 96 次浏览 虚拟服装?元宇宙在虚拟物品方面花样百出已关闭评论

元宇宙催发了虚拟世界的存在。

“虚拟时空里,金属可以长出花瓣,波浪可以织就裙摆,水晶可以反重力倒流,而你,可以变装成任何模样”。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发现,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,虚拟服装、虚拟配饰、甚至虚拟翅膀都可以实现穿戴,打造“专属时装大片”。

它就是“衣柜”里最酷的一件儿衣服——带着数字藏品标签,不少商家以唯一性、限量、增值的互联网资产标榜,为买家造梦,惊艳自己。

不过,一件穿在照片上的衣服,同样引来概念炒作质疑声:199元买张图?这似乎又是一场收割智商税的游戏。

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,一些数字藏品平台已经出现二级市场,原本发售价299元的虚拟服装,价格甚至可以涨百余倍。

科技公司创始人,《元宇宙大时代》作者夏月东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提醒,为个性定制设计作品,可能才是虚拟服装最大的价值与存在意义。与此同时,虚拟服装存在概念炒作问题,泡沫非常大,很容易对个人造成巨大的损失。而大量低质量的作品又充斥其中。

“环保、高效、创作自由”,这些概念在虚拟服装宣传中反复被提及。夏月东称,人们需要理解虚拟创作的价值在于作品质量本身,而非概念决定了其价值,泡沫总有刺破的一天。

虚拟服装到底是“皇帝的新衣”,还是web3.0时代的一场颠覆?

虚拟服装的世界,可以天马行空。

贝壳财经记者通过小红书上搜索“虚拟服装”,可以看到不少色彩丰富、造型大胆的装扮,包括仿生、美人鱼、液态秀、泡泡装。根据商家介绍,买家可以化身元宇宙小美人鱼,能把白色巧克力环绕成爱的形状,海浪的曲率也可以穿在身上。包括机械口罩,这些无法在现实中穿着的衣服,在虚拟世界里都可以实现。

虚拟服装在这里成为了艺术品般的存在,元宇宙概念加持也将其推上风口。记者注意到,每件售卖的虚拟服装都有设计理念、创作故事、灵感来源以及专属的名称等。商家宣传中,大多会提及元宇宙,并称人们可以在虚拟世界真正地拥有某物,成为其唯一的主人。不仅如此,每件虚拟服装基本都设置发售时间和发售数量,大多不会超过百件。

虚拟服装的购买方式较为简单,对买家也基本无限制,“无须考虑身材、尺码”,虚拟服装可以实现一张专属时装大片。一般情况下,卖家在平台发布定时限量发售通知,买家拍下想要的虚拟服装后,只需选择一张配合服装要求的照片发送给卖家或上传平台,便可以等着“穿戴”上虚拟服装。

目前,大多商家规定每套衣服限量只能穿戴在一张照片上。贝壳财经记者看到,小红书推出的官方“虚拟时尚买手店”,每周五会对上新的产品进行预告公示,最新的第三期虚拟服装标价最低价为19元,最高价达到1280元。

贝壳财经记者尝试购买了一件由北京服装学院学生设计的虚拟饰品,限量30件,仅发售十几分钟后便显示售罄。购买后,产品即出现在记者小红书账号的R-Space空间,但要实现穿戴还要将自己的真实照片发送到指定邮箱。实际体验中,卖家承诺7个工作日给予反馈,记者2天后即收到了穿上这一虚拟饰品的照片。

“有个电脑,会用软件,基本就可以入行了。”虚拟服饰品牌METACHI创始人、中国先锋设计师张驰告诉贝壳财经记者,现在大多数虚拟服装设计师为服装学校的学生,甚至是对服装完全没了解的游戏公司员工,像自己这种传统服装设计转型的设计师,可能只占1%。

贝壳财经记者梳理平台上的虚拟服装设计师简介看到,不少来自各大服装设计院校刚毕业或者未毕业的学生。

LIV是广州美术学院的在读研究生,研究“非服用材料在服装设计中的应用”方向,疫情出现影响了她外出寻找灵感。直到2021年,虚拟服装概念大火,LIV找到了新方向,“充满科技感和视觉冲击力的虚拟服装,瞬间洗刷了我的审美疲劳,DNA涌动——我意识到,这绝对是我的Spiritual Oasis(灵感绿洲)!”她告诉贝壳财经记者。

2022年,LIV成立了自己的虚拟服装品牌LIV IN OASIS,在小红书上线的甜心系列服装也打开了市场。“那段时间订单井喷,很多KOL、小姐姐们为甜心系列买单,并热情发布到平台上,分享体验。”

LIV的第一套服装从设想到实现商业变现,用了近半年时间。“如今小红书开设了交易平台,新加入的人可以快速变现了。”她表示,虚拟服装领域前期投资风险较小,一部电脑就可以搞定,花销大部分是时间和营销成本。如今,她做一套虚拟服装的时间为一天到半个月不等。

从设计师的角度来看,即便门槛低、成本低、风险低,也很难说是一个好生意。目前平台上售卖的虚拟服装主要为百元价位,限量销售情况下,一套设计的收入总额也不过几万元。很难称得上是暴利,更多的是一种尝试。

LIV认为,“创作自由”是虚拟服装最打动她的一点,“打破了现实的物理局限和无法存在于现实的数字视觉,这无疑是未来感服装的创作绿洲。”

元宇宙元年到来,虚拟服装已经和NFT挂上钩,并被视作和数字藏品一样的投资产品。

目前,虚拟服装被商家赋予唯一性,限量、自带社交属性的虚拟收藏品。此外作为可交易/增值的互联网资产,每件NFT有自己独一无二的编号和代码,不可复制/篡改。在小红书上,虚拟服装被定义为R-数字作品,基于区块链技术支持进行唯一标识,每一份数字作品都具有唯一链上序列号,公开记录着作品创作、存证交易、所有权等相关信息。这些数字作品的形式可以是平面的作品,也可以是3D的模型,甚至是视频。

夏月东告诉贝壳财经记者,虚拟服装可以理解成为元宇宙场景创作的产品之一,但是不属于严格意义上的NFT产品。“虚拟服装是完全没有任何限制的创作与呈现、分享。而数字藏品的发表、估值是遵循非常严格的发行流程及规则的,如果没有则无价值”。

小红书为国内两大主流虚拟服装平台之一,另一个则是字节跳动6月8日上线的数字时尚平台“沸寂APP”。

对于设计师和虚拟服装品牌的入驻,小红书4月公开了招募计划。一位小红书虚拟服装品牌主理人告诉贝壳财经记者,“门槛比较低,只要有作品和一定的粉丝量便可以入驻。”

记者在沸寂并未看到明显的入驻通道,官方介绍称将与中国顶尖原创设计品牌合作,同时也会邀请优秀的个人虚拟服装创作者入驻。小红书上的几位创作者告诉贝壳财经记者,他们已经收到了沸寂邀请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小红书和沸寂并非专门的数字藏品平台,记者未看到其开放二级市场。这也就意味着没有流通,也就没有增值,用户更多的是基于喜欢去购买虚拟服装。

不过,虚拟服装在一些数字藏品平台,正上演激烈的博弈游戏。贝壳财经记者在IBOX上看到,购买者可以在平台自由寄售买到的虚拟服装,这意味着其设有自己的二级市场。其中,发售732份的《变幻》虚拟服装,发售价为299元,根据平台规则,只有官方公示的白名单上用户才有资格购买上新藏品。而能够进入“优先购白名单”的用户通常需要拥有官方指定的其他藏品。

最后需要大家注意的是,虚拟毕竟是虚拟,可以游戏其中,但不要当真。

Go